智激孙膑

2019-10-03 作者:国史进程   |   浏览(80)

张仪这个时候干什么呢? 他和苏秦一起下山之后,就去游说诸侯。最想说服的当然是魏王,可惜家里穷、出身卑贱,想见见不到。后来魏国被秦国欺着打,撵着打,为了躲避强秦连国都都东迁了,还是逃避不了挨打,真的是战则必败,败也要战。尽管这样,张仪也使不上劲,帮不上忙。 没办法,就带着妻子来到楚国找出路。当时楚的相国是昭阳君,留他在府上做了门客。昭阳君带着楚军先是打败了越王灭了越国,之后又乘威伐魏,打得魏军大败,攻取了襄陵等七座城邑,楚威王为了表彰他的军功,把和氏璧赐给了他。 昭阳君当然知道这和氏璧来历不凡,是无价之宝。所以每天随身携带,爱不释手。 这一天昭阳到赤山游玩,四方宾客随行捧场的有百余人。赤山下有个深潭,相传太公吕望曾经在这钓过鱼,潭边建了座高楼,众人就在这楼上饮酒作乐。酒到了兴 致最高的时候,宾客们都想见识见识这名满天下的和氏璧。昭阳高兴加酒兴,就让随身管宝物的近侍取来宝椟,亲自打开椟锁,解开三层锦囊,只见玉光烁烁, 照人颜面,宾客依次传递观赏,无不赞不绝口。正在赏玩中,有人说:潭中有大鱼跃起,昭阳就起身凭栏观鱼,众宾客一看,那大鱼再次跃出水面,有一丈多长,鱼 群也随它跳跃。不一会东北方向乌云密布,大雨转瞬就到。昭阳忙吩咐:赶快收拾,准备启程。收藏官想收回和氏璧放回盒子里,这一阵乱就不知道璧传到了谁 的手上,找不到了。乱哄哄找了一番也没找到,昭阳回府严令侍卫长必须查出盗璧的人。这时有门客举报说:张仪的家里很穷,平时也有点爱小,偷璧的只能是他。 昭阳也疑心是他,派人抓来张仪,张仪说没拿,经严刑拷打,他也说没拿,笞杖数百下,打得张仪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昭阳看张仪就要被打死了,这才 放了他。门客中也有和张仪关系不错的,把他送回了家中。 张仪的妻子看到张仪伤痕累累的样子,哭着说:丈夫今天受了侮辱,都是因为读书游说惹的事,如果在家安心务农,哪有此祸?张仪张开嘴让妻子看,弄的妻子莫名其秒,张仪问妻子:你看看我的舌头还在吗?妻子被逗笑了,说道:舌头当然还在呀!张仪幽默地说:这就够了! 成大事者必有常人没有之意志。 张仪养好伤就回魏国去了。贾舍人到魏的时候,张仪已经回魏半年了,正无所事事。听说苏秦在赵国混得不错,正要去探访。偶然出门,正好遇到贾舍人的车停在门外,一问,知道是从赵国来的。就问:听说苏秦做了赵的相国?这事是真的吗? 贾舍人就装做什么也不知道地问:先生是什么人,难道和我们相国是故交吗?不然也不会打听这事呀!张仪就说了自己和苏秦是同学加兄弟。贾舍人说:如果有这 层关系,为什么不去寻访,相国一定会举荐自己的老朋友。正好我要办的事办完了想回赵国去,如果不嫌我车子破,就搭我的车去吧!张仪十分高兴,欣然前往。 他相信,等待他的一定是老同学热情的款待、真情的举荐和量才的委任。 到了赵国都城的郊外,贾舍人说:我的家在郊外,家里有事就不陪你进城了。城内各门都有旅店能安歇远客,过几天我再去拜访你。你可不要见了同学得了富贵就 不认识我了!张仪满怀信心地告别贾舍人下了车,进城安歇。第二天,拿名帖到相府求见苏秦。苏秦事先已经安排人不许通报。就这么堵了五天,才算把名帖投了进 去。 投进了名帖不一会,有人出来告诉张仪,相国事情太多,请您改日再来。张仪又等了几天也见不到,愤怒地想回魏国。店主人挽留说:你 既然已经投名帖到了相府,现在并没得到明确答复,万一相国来召见,我怎么回报,那时你也后悔。所以你不能走,别说等一两天,就是等一两年也应该等下去。 张仪更郁闷了,想访探一下贾舍人,哪里找得到。过了几天,只好又去相府投上名帖,苏秦传下话来:明天相见。 第二天张仪早早地起床,高兴地向店主人借了衣服鞋帽,天刚亮就去相府门前等候。 苏秦事先安排下大堂威仪,关了中间的正门,让他从侧旁的耳门进府。到了府堂张仪想登阶去座前亲热亲热,左右侍从制止道:相国有个公事还没处理完,请您稍 等片刻。张仪只好站在庑下,用眼睛一扫,堂前等候接见的不止他一个,是一群。陆陆续续的求见者还在增加。 就这么一直等到日头偏西了,才听到堂上招呼道:来客张仪在吗?左右侍从告诉张仪:相国要见您了。张仪整了整衣服上前,以为苏秦会到阶下相迎,哪知苏秦高 坐相位端然不动。张仪忍着怒气上前施礼,苏秦只是站起身示意了一下就算答礼了。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余子别来无恙?气得张仪站在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侍者开始侍奉进餐,苏秦说:我的公务繁忙,让你久等了,恐怕你也饿了,吃一口吧,有话饭后再说。让侍从在堂下设座给张仪用餐。自己坐在堂上,珍馐 满案,张仪案上摆的不过一肉一菜,农家粗食而已。张仪心内羞辱,就想不吃,可肚子又实在太饿,况且也欠了店主人不少的饭费旅费。本来以为今天见 了苏秦会有馈赠也好还还欠账,没想到却受到如此凌辱。出于无奈,在羞愤中拿起筷子,看着苏秦大鱼大肉,大吃大喝,剩了的酒菜都赏给了身边的人,张仪这里是 半点不添。张仪边生气边进食,已经是怒火中烧。 吃过了饭,苏秦才传下话来:请客人上堂。张仪举目观看,苏秦仍是一身的傲气,高座不起、不让、不礼。 张仪气得实在忍不住了,走上几步大声骂道:季子!我还以为你能不忘同窗旧情,这才远道相投,你为什么要这么羞辱我,同学的情义何在? 苏秦则不慌不忙,也没有半分的愧疚。说:我以为以你的学识,早就应该先于我有了成就,没想到到了现在还穷困潦倒。我不是不想在肃侯面前举荐你,让你得到富贵。但看你这样子已是胸无大志,无所作为,也就懒得举荐你了。 张仪愤怒地说:大丈夫自会闯出富贵之路,谁需要你来推荐。 苏秦说:你既然能自取富贵,又何必来找我呢?念在同学的情分,资助你黄金一简,请你自便吧。说完就让左右侍从拿了一简黄金给张仪。张仪气得把黄金扔到地 上愤然离去,苏秦也不挽留。张仪回到旅店,看到自己的铺盖已经被搬到门外。张仪问店主这是为什么?店主人说:本以为你见了相国,一定会赠餐授财,结果什么 也没有,欠了那么多的店账我也不指望你还了,请你另寻住宿之处吧!张仪气得发昏,摇了摇头忿忿地骂道:可恨,可恨!

本文由永利集团娱乐官网网址发布于国史进程,转载请注明出处:智激孙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