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英被自己的副官残忍枪杀

2019-11-03 作者:永利集团历史   |   浏览(82)

导读:项英(1898.5—1941.3.14),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工人运动的著名活动家,党和红军早期的领导人之一,新四军的创建人和主要领导人之一,抗日名将;历任平汉铁路总工会总干事、湖北省工团联合会组织主任、中共中央职工运动委员会书记、武汉工人纠察队总队长、中共江苏省委书记、中华全国总工会副委员长、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共产国际监察委员会委员、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副主席、中共苏区中央分局书记、军区司令员兼政委、新四军副军长兼政委、中共中央东南局书记;1941年,在皖南事变中被叛徒杀害,后移葬雨花台烈士陵园。 皖南事变后,项英、周子昆等率军部10余人隐蔽于附近山区,3月14日凌晨在泾县蜜蜂洞被叛徒刘厚总杀害; 项英一直以来的游击思想,使他迟迟不想离开他们游击战斗多年的熟悉的皖南地区,项英错误的认识,导致新四军没有认真贯彻执行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没有及时北上,由于形势不断的恶化,在迫不得已的转移中,项英既没有听从军事长官叶挺的建议,又没有按照党中央指定的路线撤离,最终钻入国民党的布下的天罗地网。 1941年1月6日,新四军被国民党以8万军队包围,9000余新四军被国民党上官云相的军队团团包围于安徽泾县的茂林地区。 新四军经过艰苦的战斗,损失甚巨。 14日晚,叶挺军长前往敌营谈判,遭到扣留。当晚国民党军队发动总攻,新四军除1000余人突围外,大部分战士壮烈牺牲。副军长项英、副参谋长周子昆等突围时与大部队失散,只能留在皖南山区,待机北上。在当地地下党组织的掩护下,项英等十余人隐蔽在濂坑的石牛坞村后山腰的一个石洞中。 皖南事变后,国民党三战区顾祝同、三十二集团军上官云相和国民党地方政府严令在泾太一带搜查清剿流散的新四军,缉捕项英,没能得逞。而项英同副参谋长周子昆,带领作战科长李志高、侦察科长谢忠良和一批警卫人员转辗隐蔽在泾县南部山区,由螺丝坑到濂坑,再到赤坑山,逐渐聚集新四军的失散人员由三十多人到七十多人,建立了党的临时总支部,同地方党组织也取得了联系。 在残酷的敌我斗争间隙,项英不断反省自己,痛定思痛,他对皖南事变中新四军的惨重损失深感内疚,一再表示突围出去后要向中央作检讨。但他最终没有能够来得及做到这一切,就牺牲了。 事情是这样的,1941年2月底,在地方党的帮助下,项英、周子昆等在赤坑山暂时隐蔽,策划向江北突围。突围的路线经过侦察初步确定下来了,突围的各项准备工作也已大体就绪。项英隐蔽在山上的一个小洞——蜜蜂洞里。由于洞小,晚间只能横著住四个人,除项英外,还有周子昆、黄诚、刘厚总住在这里。李志高、谢忠良、项英的警卫员以及其他人员则分散隐蔽在蜜蜂洞下面的各处。 3月14日凌晨,刘厚总趁项英、周子昆、黄诚熟睡之际,向他们开枪,项英、周子昆被打死,黄诚身中两枪,九死一生,幸免于难。刘厚总罪恶的手干了国民党反动派想干而没有干成的事。这是皖南事变后,新四军的又一历史惨剧。 被睡在身边的副官刘厚总开枪打死。像这样的反革命暗害事件,在中国共产党和它领导的军队的历史上是未曾有过的。项英的牺牲,对于中国共产党和新四军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项英生前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东南局书记、中央军委新四军分会书记、新四军副军长。在艰苦卓绝的南方三年游击战争中,面对国民党军的无数次残酷「清剿」,项英坚定、沉着,带领红军游击队,依靠群众反「清剿」,屡屡化险为夷。反动派用重金悬赏缉拿项英,也化为泡影。最终隐藏在革命军队内部的可耻的叛徒刘厚总杀了他。 刘厚总究竟是何许人? 此人是湖南耒阳人。 刘厚总,1904年出生于湖南省耒阳市江头乡曾家冲,在曾家冲,刘姓是大姓,刘厚总的父亲是刘秀仕,秀字辈、厚字辈、德字辈往下排。 历史的潮流总是滚滚向前,在汹涌澎湃历史的大潮,有人成为挺立潮头的弄潮儿,大浪淘沙,有人成为被淘汰的沙子,刘厚总就是被时代潮流抛弃的一粒沙子而已。 黄诚多次回忆这惨痛的经过,悲愤沉痛。刘厚总的第一枪打在他脖颈处,当时头部一麻,他下意识地右手抬起摸头下的枪,又是一声枪响,右手便抬不起来,人就昏迷了。当得知刘厚总已打死项英、周子昆首长时,黄诚禁不住泪流满面,万分悲愤。刘奎安慰好黄诚,又与战友们一道将项英、周子昆两位首长的遗体抬到离洞口近百米的一个山坳处掩埋,留下记号。 我的父亲黄诚在1937年「七七事变」后参加了新四军,1939年任新四军副参谋长周子昆同志的警卫员。父亲经历了惊心动魄的「皖南事变」,见证了项英、周子昆等军首长遇难的前后经过。 皖南事变发生后,周子昆指挥若定,与项英副军长等人察看地形,研究突围路线,与叶挺军长一起调动部队反击敌军,从1月6日至13日,一直在军部坚守,指挥部队顽强抵抗敌军的进攻。13日晚上军部被冲散,他还带着警卫员黄诚等几个警卫班的战士,掩护叶挺军长、项英副军长等人先撤离,自己最后在黄诚的保护下撤出了石井坑。 第二天,两人躲在一个荆棘窝里,任凭搜山的敌人在外面狂喊乱叫,黄诚手提驳壳枪守在周子昆前面。直到天黑,两人才爬出来活动一下身体。整整三天三夜,黄诚与周子昆白天隐蔽在荆棘窝中,躲避著敌人不间断的搜山,晚上则出来找玉米芯子充饥,天寒地冻,俩人互相拥抱取暖,抵御饥饿和寒冷。第四天夜里,周子昆、黄诚两人转移到一个大茅草荆棘窝时,与项英副军长等十几个战友意外重逢会合。此后,项英、周子昆两位军首长在大山深处隐蔽的日子里,黄诚一直警卫在他俩身边寸步不离。 1941年3月13日,项英、周子昆隐蔽在一个叫蜜蜂洞的地方。这天晚上,天空突然下起了夹杂着冰雹的大雨,蜜蜂洞里寒气逼人。两位军首长在洞中的岩石板地上用石头画了个棋盘下棋,心态平和,镇定自若。黄诚说:「天太晚了,首长休息吧。」周子昆边下棋边回答:「黄诚,你先睡吧。」黄诚靠著洞里面头枕着驳壳枪先睡下了。 黄诚多次回忆叙述过洞中细节,那是一个极其隐蔽的小山洞,坐落在半山腰上,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山下则由李志高、刘奎等几十名新四军干部、战士严密守卫,相对比较安全。天然岩石形成的洞口不大,洞内中间岩石平坦,稍微向上凸起,整个山洞最高处约两米,靠里面石壁则斜下去,伸不直腰,可容纳四至五人躺下休息。洞中最里面石壁上一直渗漏滴水,地下也很潮湿,非常阴冷,故黄诚一直睡在里面,洞口则由项英的副官刘厚总把关值守,当晚四人睡的位置由里到外是黄诚、周子昆、项英、刘厚总。 当天深夜,刘厚总趁洞中三人熟睡之际,一手拿枪,一手举火,残忍地对着项英、周子昆、黄诚连开数枪,自认为已将三人打死,搜刮了两位军首长随身财物,骗过山下警卫的几十名战士逃跑了。黄诚多次回忆这惨痛的经过,悲愤沉痛。刘厚总的第一枪打在他脖颈处,当时头部一麻,他下意识地右手抬起摸头下的枪,又是一声枪响,右手便抬不起来,人就昏迷了。 当刘奎等人哭喊著把他从血泊中救醒时,黄诚身负重伤但还能说话,颈脖被子弹打穿,血流不止。当得知刘厚总已打死项英、周子昆首长时,黄诚禁不住泪流满面,万分悲愤。刘奎安慰好黄诚,又与战友们一道将项英、周子昆两位首长的遗体抬到离洞口近百米的一个山坳处掩埋,留下记号。刘奎对战友们说,等革命胜利了,我们再回来认取。掩埋好首长,刘奎就背着重伤昏迷的黄诚,和战友们一道撤离了蜜蜂洞。

本文由永利集团娱乐官网网址发布于永利集团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项英被自己的副官残忍枪杀

关键词: